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红海】我与红海行动不可不说的二三事


『1』
其实我真正注意到这部电影,是在语文课上的时候。
老师在讲孟子,原文是这样的——

孟子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以刃与政,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大意就是孟子问梁惠王,用刀和用木棍杀人有差别吗,用政治手段杀人和用刀杀人有差别吗?
梁惠王回答没有差别。

这时候老师就说了,不知道有没有同学看过《红海行动》这部电影,里面有恐怖分子杀人的镜头。恐怖分子杀人可不是一枪就结果了性命,而是要割脖子,疼不死你。

我想了想,是听说过这部电影。
春节那会儿,红海刚上映的时候,我爸安利我去看,说这电影好啊,很有意义。
我想都没想就说,不要。
我说大过年的不要看这打打杀杀的电影,...

【吴邪X你】情人节贺文

#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小沨呀

“呼……终于完成啦!”
你拍拍身上的雪,站起身来,轻轻地哈气,暖和暖和冻僵了的手心。
你望着面前水蒸气液化形成的小水珠,眼前浮现出他的面容,才猛然想起,今天是情人节。
你打开手机,向微信置顶发了一条信息。
“有空吗?来我家一趟,我有一个Sweet Surprise送你。”
似乎觉得这么说有点奇怪,你想了想,又加上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他没让你久等。不一会,一辆小金杯出现在路口。你踮起脚尖,朝他挥了挥手。
他打开车门,抱着一束玫瑰花下了车,却在看到你时皱了眉头,转身把玫瑰花扔进车里,黑着脸向你走来。
你一惊,条件反射地退后了一步,再退后一步,因为他不高兴的样子很可怕,...

《不放》12

苏万回到学校后,径直走向了教师办公室,签了一沓留宿申请单。这样一来,直到自主招生考试结束,他就不会再出校了。给老师签名的时候,老师微笑中透着妈卖批,还不忘赞许他要好好学习。

这几个月来,苏万埋头于永远看不完的书和永远写不完的卷子中,应对着永远考不完的试。好不容易偷得闲暇,就去和洪鑫打打球。在球场上,他箭步抢到洪鑫身前,截住了他的球,又躲开重重围堵,迅速转身投出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洪鑫狠狠锤了他的肩膀一拳,说你小子模拟考的成绩进步也就算了,球技什么时候也这么六了。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吧。苏万望着天空,难得地感慨了一下。舍弃了本就不该拥有的东西,才能回到生活正轨,安心高考,安心打球,活得更轻松自...

《不放》11

苏万笑了笑,不动声色地挪了身子,眼角余光瞟过,他的手从自己肩上落了下去。他只听见对面那人沉默了,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问道:“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可以告诉我了吗?”

苏万突然有点生气,那件事还没跟你计较,你明明什么都不告诉我,现在又用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跟我说话,什么意思?

苏万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一瞬间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什么,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黑瞎子摸出一支烟,点上,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在他面前抽烟,二手烟的味道并不好闻。他接着道:“你来过很多次了,对吗?”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所做的事情有多复杂是你们这些北京的学生想象不到的,和你一起经历的沙海冒险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很小...

《不放》10

苏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或许下周不能去找洪鑫打球了。

他这才定了定神,看向面前的黑瞎子。后者显然更加惊讶,在打开门看到他的瞬间就愣住了,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些疑惑。苏万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搪塞他,只好率先开了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局面。

他抬起手,推了推门道:“外面挺冷的,先让我进去再说?”

黑瞎子“嗯”了一声,后知后觉地把门打开,自己向空荡荡的客厅走去。家里本就空旷,似乎又没开暖气,也就没有比外面暖和多少。他回头看了苏万一眼,像是招呼着他进来。


苏万搓着手,打了个哆嗦,有些不情愿地跟了上去。他左顾右盼,寻找着空调的遥控器,打算先把暖气打开。...

【焦老板X白昊天】惊蛰

#上周的重启看得我心乱如麻婆豆腐,回家瞎写写,真的是瞎写
#我是谁我在哪给我笔我还能写

白昊天回来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傻傻地跟着小三爷乱跑的邪吹了,现在的她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在焦氏公司的面试中,她偶然被总裁大人焦老板相中,成了他的贴身秘书。对于他们的办公室恋情,这里不再赘述,请自行脑补。

正是三月初,一年中最好的春季;正是雨水之后,春季里最好的时节。焦总与白助理漫步在树林里。冬眠的小动物们还在睡梦中,小径旁的树木们还没来得及抽出新芽,阳光照进来了,可是眼前的一切都还是朦朦胧胧的。焦总心下暗笑,眼前此景,到还真像白助理睡梦初醒时惺忪的眼眸。

白助理跟在焦总身后,心里如小鹿乱撞,面上却水波...

《不放》9

“苏万,放学打球吗?”

正说着话的是苏万班里的体育委员,名叫洪鑫,长得人高马大。他成绩平平,最热衷的就是打篮球,一放学就跑得没影,只能在篮球场找到他。

平时有晚自习,下午放学后去打球往往不过瘾。但今天是星期五,没有老师管着,是他们难得的放松时间,能在篮球场上待到太阳落山,实在看不清为止。洪鑫早早地换上了球服,手上掂着篮球,眼中难掩兴奋。

苏万对于篮球还算有兴趣,平时看了不少篮球赛,自己也练过一段时间。他回到学校后,适逢洪鑫他们的篮球队缺人,苏万就加入了他们。

“今天……下午吗?”苏万突然有些恍惚。

距离赵日天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他把自己打理干净,还是回到了校园生活,好在赵日天没...

《不放》8

雨还在下,他还跪在雨里。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校服上沾满了泥渍狼狈不堪,夜风一吹便是刺骨的寒冷。他徒劳地蜷缩起身子,却没有挪动位置到避雨的地方。仅剩的一点力气,用于将手机举到耳边。

“嘟——嘟——”

他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呼吸,怕他听出自己气息有异,会皱着眉追问刚刚的情形。

他把衣领竖起,掩盖住后颈的淤青,怕他撩起自己的头发时,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望着胡同尽头模糊的光影,怕自己狼狈不堪地跪在雨里,他若是知道,又是否会在意。


可他为他做了这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却没有听到他一直等待着的,他的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不放》7

几辆小绵羊电动车出现在视野,很不巧地,它们齐齐挡住了苏万的路。
苏万警惕,后退一步:“干什么?”

“又是这样庸俗的出场。”

从电动车上下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老熟人——赵日地。他低声笑着,咧着嘴角道:“苏少爷,真是有缘,能在这里见到你。自从上次一别,我就一直期待着……没想到我们苏少爷也有落单的时候啊。”

“所以,你就带着这么多人来堵我?”

“不不不,赵哥我在社会上是出了名的,如果真要干这种以多欺少的勾当……”赵日地嘴角的笑容愈发恶心,“我也不会让你知道是我干的好吗?!”

他继续道:“你不是有个路子很野的社会哥罩着吗?他不是挺牛挺能打的吗?他上次踹老子的那两脚我可还记着呢!”

“不过话说...

《不放》6

苏万在黑瞎子家待了一个周末,平时没写作业没复习的时候就围着黑瞎子各种转。黑瞎子看电视的时候,他就凑过去和他一起看;黑瞎子洗水果的时候,他就凑过去挑一个吃;甚至连黑瞎子擦枪的时候,他都要凑过去佯装要扣动扳机,然后抬头挑眉看着他。黑瞎子总要指着他的脑袋数落一番,然后才揽过他的肩膀教他擦枪。

到了星期日下午,苏万要回学校了。他带的行李不多,就一个书包,但黑瞎子执意要送他去学校。走到家门口时,黑瞎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往房间走。随即手上搭着一件外套走出来,将外套在苏万目前晃了晃。

昨天苏万衣着的单薄让黑瞎子很放心不下,接着又要几天见不着他,能做的只有让他多带一件衣服,希望他能够照顾好自己。...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