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不放》5

5




在北京,秋日的早晨是带着凉意的。

“阿嚏!!”

苏万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打了个滚从床上爬了起来。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床?

苏万看了看四周,这里应该是黑瞎子的卧室,又抱起被子闻了闻,没错是他的味道。

原来昨天话没有说完就睡着了,黑瞎子也还算有人性地没让他在沙发上睡一宿。那么,既然他现在睡在床上,那么黑瞎子呢,难道换他去睡沙发了?

想象着黑瞎子苦逼地窝在沙发上的样子,苏万嘴角泛起笑意,他爬下床,趿拉着拖鞋去找黑瞎子。


客厅,没有。

厨房,没有。

餐厅,没有。

次卧,没有。

书房,没有。

储物间,也没有。

人呢?怎么一...

《不放》4

星期五下午,苏万收到一条黑瞎子发来的短信。

“放学快点出来,带你去混社会。”

校门口人很多,但是苏万远远地就看见了黑瞎子。那人还是黑衣黑裤,一成不变戴着墨镜,跨坐在一辆哈雷摩托上,单脚撑地,嘴里叼着烟。旁边的保安大叔不安地盯着他,好像在怀疑他是不是个来学校搞事的混混。

刚刚染完杀马特发型,蹲在小电动旁边的赵日地一伙人看着苏万同学落落大方地一脚跨上哈雷,不禁暗自感叹:“社会,社会。”

黑瞎子给苏万带上安全帽,低声说了句“抓紧我”就猛地踩了油门。

“太酷了……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能够骑着哈雷飙。”苏万兴奋地挥舞着手,“你不是说要带小爷我去混社会吗,我们现在是要去哪?KTV?足浴城?还...

《不放》3

苏万没有想到他会说得这么不留情面。他拒绝自己的善意,就像是理所当然,完全不会痛一样。

不过他苏万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该说的谢谢也说了,他才不管黑瞎子怎么回答。

苏万咧嘴,勾住黑瞎子的脖子:“我下午才回学校,现在身上一分钱没有,你要对我今天的午餐负责。”

黑瞎子也恢复了之前玩世不恭的样子,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才刚出院,你就要敲诈我一顿饭啊!现在的年轻人啊……”


黑瞎子坚决不肯带苏万下馆子,被苏万埋怨了一路。


苏万第一次去到黑瞎子的家,是城郊的一个小院。面积不小,房间也很多,但大部分都是空的,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就连在使用的几个房间,都没有什么生气。

苏万...

《不放》2

黑瞎子躺在病床上哼哼,背上的纱布裹了好几层。

苏万请了假,全天待在医院陪护。


变化发生得太快了,被小喽啰压在地上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惊慌,是因为有足够的把握,确信黑瞎子会来救他。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他没有料到赵日地会杀回来。

赵日地觉得硬拼拼不过苏万搬来的救兵,打算偷袭,可偏偏黑瞎子在黑暗中眼力很好,好几次都没有得逞。

赵日地气得咬牙:“赶紧把咱哥几个的摩托都开到胡同的另一头,待会我一声令下,全都把远光灯给我打开,就不信亮不瞎他的狗眼!”

这一下,黑瞎子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道强光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他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做出防御。万般情急之下,他...

《不放》1

声音显然不是从电话里传来的。他抬起头,手机的光线照出一个人影。


黑瞎子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正催着他回答。他则转身,手机的光线照出了更多人。


他们手里好像都抄着家伙,面色隐在夜色中,渐渐围拢过来,堵住了胡同口。

为首那人苏万认得,是他们年段有名的混混,叫做赵日地,经常堵低年级的学生要保护费。


前几年一直都相安无事,今天怎么就找上自己了呢?苏万在心中后悔没有看看黄历,今天可能忌出行。

 

“各位大哥,今儿个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苏万故作轻松地扭头看看四周。

话还没说完,赵日地就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少废话,哥几个最近手头紧,特地来问苏少爷借点钱。我想,...

我回来辣⊙▽⊙【杂谈+锲子】

这两个月勤勤恳恳地肝文,何奈作业还是太多,进度还是太慢,中途还是卡瓶颈,还没全部写完。
其实写的没有很好,但是我写的很认真噢!

【食用说明】
①浓缩才是精华
中途多次被同学骂短小,可是可是我的字字句句都是仔细斟酌的呀。可能还是因为境界不够吧【委屈.jpg】
②HE放心,只是中途刀子偏多。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写刀子【溜了溜了】
③不求小心心小蓝手,但求评论【笑】
④接下来只能连载了,更新时间不定,取决于周末作业的多少

人生中第一篇小长篇,发布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经验尚浅,请多指教【对手指】
先放锲子,1~5章走评论链接
WPS告诉我11月5号后链接可能会谜之失效?如果失效了告诉我一下(▼皿▼#)同时会在个人...

【小小唠叨】

不知不觉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更文了,我的进度……和我预料之中的一样慢。

刚军训完的那个星期,几乎没作业,我周末一回到家就开心地肝了四千多字。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作业多了起来,再加上笔记本被没收了,再加上周末放假时间缩短了半天,我只肝了一千多字……【捂脸】

有位同样写文的同学知道我要两个多月不更文后跟我说,你怎么不连载呢,就算周更也好啊,再不你也要写点小甜饼啊开个车啊之类的。

我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我就不写。

【听我解释】我不写小甜饼原因有二,一是最近没有去脑甜梗,因为我肝长篇的时候很容易出戏的。【笑哭.jpg】;二是不想甜梗的话写,我自己写的无脑甜宠日常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不是更文】小小通知

首先我可能会两个多月不更文……【先表打我听我解释】

就是最近突发奇想想要来写个小长篇。

我考虑了很久,大纲已经列好了,应该是不会弃坑吧吧吧吧……

但是我以前写的都是清水欢脱小段子,写长篇真心是第一次,所以我决定等到全部写完后,再一发完。

一是对自己写长篇不太有信心,中途很有可能卡顿然后弃坑,二是我只有周末时间码字,可能会写的很慢。

当然不是完全不上乐乎,大家评论我或者私信我还是会回复的只要等我放假。【笑】

就是这样我会早日填坑的如果我真的半路弃坑大家就打死我吧!

【黑苏】社会我黑爷,人狠话不多

#伪的七夕节小甜饼,其实和七夕节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一个小甜梗

苏万站在德育处主任的办公室门口,一手拿着检讨,另一手悬在空中,犹豫了很久,终于敲了门。

如果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强打一下精神,现在就不用面对这样棘手的情况了吧。苏万怨恨地想着。

开学第一天的晚自习,照例是听校长的讲座。所谓的讲座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是把学生手册原原本本地念一遍下来。黎簇没有闲着,把书包放在抽屉,手机藏在书包里已经打了好几局游戏。
苏万百无聊赖地撑着头,心里后悔没有带手机来学校。学生手册越翻越觉得无趣,他索性把书一合,趴在课桌上眯起了眼睛。
就趴一小会儿,应该没有人会发现吧。

手指敲桌子的声音。
接着手指敲击的地方换到了他...

【黑苏】开学前的小怨念

#下午就要开学了还纠结什么ooc!!
#小段子一发完

明天要开学,苏万一脸怨念地整理着书包。

黑瞎子拍着他的肩膀,开启了幸灾乐祸的嘲讽模式。
“你身为祖国的花朵,要开学了怎么能不开心呢?先不说浙大毕业的吴邪,看看王盟那没读大学的家伙你就知道了,没考上大学就只能待在小铺子里被扣工资!所以说读书是多么重要啊,知识改变命运你造吗?虽然说你老爹很有钱但是为师还是不希望你成为一个靠爹吃饭的富二代啊,你不能总生活在温室里,终究要走出社会经风雨见世面。为了你的美好前途还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建设,高三年一定要努力啊骚年……”

苏万被他唠叨得烦,心头无名火起,猛地甩开那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索性将开学的怨气...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