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不放》6

苏万在黑瞎子家待了一个周末,平时没写作业没复习的时候就围着黑瞎子各种转。黑瞎子看电视的时候,他就凑过去和他一起看;黑瞎子洗水果的时候,他就凑过去挑一个吃;甚至连黑瞎子擦枪的时候,他都要凑过去佯装要扣动扳机,然后抬头挑眉看着他。黑瞎子总要指着他的脑袋数落一番,然后才揽过他的肩膀教他擦枪。

到了星期日下午,苏万要回学校了。他带的行李不多,就一个书包,但黑瞎子执意要送他去学校。走到家门口时,黑瞎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往房间走。随即手上搭着一件外套走出来,将外套在苏万目前晃了晃。

昨天苏万衣着的单薄让黑瞎子很放心不下,接着又要几天见不着他,能做的只有让他多带一件衣服,希望他能够照顾好自己。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苏万笑着耸耸肩,“爱带不带,不带拉倒。快走吧,我快要迟到了。”

 

天黑的很早,昏暗的天光下,有几片的乌云正聚拢过来,空气中开始充满放线菌的味道,看样子是快要下雨了。苏万正想提醒黑瞎子加快步伐,却听到那人的手机突兀地响了。

黑瞎子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面色难得有了些变化。他皱眉,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啧!”似乎是不太好的消息”黑瞎子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苏万原本想上前问他怎么了,可是看着他突然严肃的表情,抬起一半的手僵住了,手指几度收放,终于装作整理书包的动作垂了下来。

黑瞎子走回他身边,把搭在手臂上的外给他。他的脸色很不好,声音也很低:“你自己去学校吧,我临时有事,不送你了。”
苏万接过外套,眼神慌乱地扫过他的脸,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不情愿的神情。还是忍不住想问他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担心,让他这么急着离开。请原谅他的私心,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总希望黑瞎子能够多陪他一会,至少在这一小段路上。
他向前一步,刚准备开口时,却发现他已经转身离去,步履之匆匆,最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苏万条件反射地追了两步,随即停下,兀自僵硬地笑了。他怔怔地站在路边,看着他的背影最后消失在转角的尽头。他终于没有看出他的留恋,好像根本没有理由可以挽留。

 

是我看不出来,而非他并无此意吧。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灯一盏一盏地亮起,路边的居民楼也陆续开了灯,一眼望去,颇有一种万家灯火的感觉。
苏万猛然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分了心。秋风渐起,吹得他空荡荡的脖颈隐隐生疼。他下意识地把外套搂在胸前。

等到身体渐渐暖和过来,他活动活动手脚,却突然不知道该往哪走了。
周围是车水马龙,灯火通明,但孤独的感觉却趁乱爬上他的心头,令他禁不住回头望向来时的路。他清楚地记得经过每一个路口时他们所聊的话题,经过哪一间店面时他的指尖似有似无地触碰到他的手臂。那段路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气息,他的音容,他的笑貌,既抽象又具体,但每一幕都足以让他安心让他安心,在这瑟瑟秋季成为可以取暖的记忆。
而收回目光时,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昏黄的路灯下,只有一个被拉长的影子。从温暖的过去中剥离,发现他已经不在身边,要独自面对接下来的路时,他有些不知所措。
一排路灯向前延伸,看不到尽头。分明是一样的灯光,在他眼里却是冷清的,暗淡的,让他不由得顿住脚步,不住地寻找彳亍不前的理由。
乌云压的更低了,风雨欲来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苏万心里也清楚,他不可能就这样赖在路上出神,等会要是下雨就麻烦了,他可没带雨伞。
苏万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前走去,其不情愿的程度,仿佛即将走入一片无边际的、即将淹没他的黑暗黑暗中。

 

#接下来会不会虐呢【托腮】

#评论怎么这么少呢?小天使们多来点评论呗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