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不放》7

几辆小绵羊电动车出现在视野,很不巧地,它们齐齐挡住了苏万的路。
苏万警惕,后退一步:“干什么?”

“又是这样庸俗的出场。”

从电动车上下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老熟人——赵日地。他低声笑着,咧着嘴角道:“苏少爷,真是有缘,能在这里见到你。自从上次一别,我就一直期待着……没想到我们苏少爷也有落单的时候啊。”

“所以,你就带着这么多人来堵我?”

“不不不,赵哥我在社会上是出了名的,如果真要干这种以多欺少的勾当……”赵日地嘴角的笑容愈发恶心,“我也不会让你知道是我干的好吗?!”

他继续道:“你不是有个路子很野的社会哥罩着吗?他不是挺牛挺能打的吗?他上次踹老子的那两脚我可还记着呢!”

“不过话说回来,他可还是中了咱哥几个的阴招啊。前段时间我们比较忙,都没去医院探望他,实在惭愧……不过看他在校门口接你时那副嚣张的样子,看来是恢复得不错啊。”

“你不是挺有能耐吗?现在,把他叫来。放轻松,我们没有什么目的,也就是教训教训他,让他长点记性,顺便……把那两脚加倍还给他,如何?”

赵日地放完狠话,挑着眉等着苏万回答。

苏万直视着赵日地,语调不卑不亢:“你刚刚所说的,都是建立在你们能够见到他的的基础上。那么如果我的选择是不打这通电话,不叫他来呢?”

“你——”赵日地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狠话根本没有起到威慑的效果,反倒还被这小子堵了一句,面子上挂不住了。他快步抢到苏万身后,朝着他膝盖后方的关节处狠狠踢了一脚。

苏万一惊,关节吃痛,重心不稳倒下身去。跪在地上的时候膝盖重重撞向地板,一声闷响。

赵日地踱步到他面前,按下他的头,咬牙道:“你以为我们脾气这么好,来陪你玩的吗?我给你10秒钟,如果你在这10秒内没有拨通他的电话,如果你选择不叫他来,可以啊,接下来这顿打,你替他挨。”

苏万的手颤抖着伸向裤子一侧,摸索着拿出手机。

“不加快动作吗?你还剩5秒。”
划开锁屏,打开手机通讯录。最近联系人列表里,第一个就是他。

我知道现在把你叫来才是明智的决定,你那么强,对付几个小流氓根本不在话下;但如果是我,如此无能的我,肯定是被完虐的那一个。

“四秒。”

可是好像有非常要紧的事情等着你、需要你。我知道你在道上关系很复杂,能让你那么紧张的事情一定非同小可,需要你立马赶去解决。那么现在,我如果打电话给你,说我遇到了麻烦,我需要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太任性了?或许在你眼里,我所谓的麻烦根本不值一提。

“三秒。”

但我真正纠结的是什么?你真的很忙吗?或许现在你已经处理完事了呢?或许现在你能够赶来救我呢?不管怎么说,可能性还是有的。但我还是无法按下拨号键。我想,让我惧怕的是你的拒绝。如果在我告诉了你现在的处境后,而听到你的抱歉,这会让我感到刺骨的寒冷。而在刚刚,接到那个电话后,你的目光就再也没有在我身上停留,你的态度让我不安,让我不愿意冒这个险。

“两秒。”

呵,愚蠢的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你在我心里早已占据了这么大的位置,左右着我的思想,让我时时刻刻担心着、揣测着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同时我也惧怕着,这么看重你的我是否有被你放在心上;害怕着哪一天我会知道,原来你根本不在乎我,在我最需要你时,你不在我身边。

“一秒。”

算了。

冷冷的话音落下,他看到赵日地从小弟手里接过棒球棍,在手上掂了掂。
他的后颈受到重击,眼前一黑,再也撑不住了。

“唔……”
水?哪来的水?是我的血吗?不太像……它滴在我身上。

嘶……好疼!

苏万扶着头,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雨,身上已经湿了一半。雨丝渗进手臂上的伤口,疼痛把他从昏迷中叫醒。

据说把人打昏和把人打死所需的力度是一样的,赵日地那伙人手真黑。还好命大,能醒过来已经算是幸运了。

苏万站起身,他感觉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喊着疼,而他只能咬紧牙关,简单整理一下沾满了泥渍的衣服,四下摸黑寻找着刚刚被丢在一旁的手机。

雨水打湿了手机,触摸屏幕有些不太灵敏。他尽力抹掉屏幕上的水珠,划开锁屏试了试,还好能用。

他打开通讯录,找到那个号码,颤抖着按下拨号键。

这是他醒来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换掉衣服,也不是回学校,而是听到他的声音。他太累了,也太痛了,刚刚他独自承受的,太多了。

#上个星期期中考,周末忙着复习没有肝文,加之懒癌晚期,以后应该是不定期更了orz
#啊考完试了就应该放大刀对不对呀【微笑.JPG】
#哼我看到你们这些喜欢推荐的了,既然喜欢了推荐了干嘛不来评论呢【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