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焦老板X白昊天】惊蛰

#上周的重启看得我心乱如麻婆豆腐,回家瞎写写,真的是瞎写
#我是谁我在哪给我笔我还能写

白昊天回来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傻傻地跟着小三爷乱跑的邪吹了,现在的她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在焦氏公司的面试中,她偶然被总裁大人焦老板相中,成了他的贴身秘书。对于他们的办公室恋情,这里不再赘述,请自行脑补。

正是三月初,一年中最好的春季;正是雨水之后,春季里最好的时节。焦总与白助理漫步在树林里。冬眠的小动物们还在睡梦中,小径旁的树木们还没来得及抽出新芽,阳光照进来了,可是眼前的一切都还是朦朦胧胧的。焦总心下暗笑,眼前此景,到还真像白助理睡梦初醒时惺忪的眼眸。

白助理跟在焦总身后,心里如小鹿乱撞,面上却水波不兴。和总裁大人一起散步,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啊。这时候应该怎么表现?要去和总裁大人搭话吗?还是静静地跟着就好?白助理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呼吸,把心里如麻的杂念压下,只挂上一如既往的微笑。

这时的焦总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向始终落了他一步的她,嘴角微微上扬。

“小白,我遇见你,就是人间最好的事。”

白助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嗯?焦总刚刚对她说了什么?

焦总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继续道:“小白,在遇见你之后,我突然就明白了,我的生命里重要的不是什么吴家、汪家,而是只差了一个你。有了你在我身边,我愿意舍弃我之前追求的一切,只求能够像现在这样与你漫步在树林里,只求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焦总……”白助理不是不知道,总裁大人一直默默地喜欢着她,而她也默默地仰慕着总裁大人。但当她面对着总裁大人不加掩饰的表白时,总会口是心非地想要逃避。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有些不稳;她看着总裁大人渐渐靠近她,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她抱在怀中。

她条件反射地退后了一步,背过身去,双手捂脸试图给脸颊降温。她有些担心,不知道身后的焦总现在是什么表情。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不给上司面子了?

不经世事的白助理有些无措了。这或许是女孩子的通病,心里分明是小鹿乱撞,盼望着一头钻进他的怀抱,可该死的矜持又让她不敢面对他的温柔。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白助理俯下身,伸出双手拢住了面前的一丛野花。那丛野花实际上只有花苞,还未绽放,仿佛在睡梦中。白助理转过头向焦总粲然一笑,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接触他的目光。

“美吗?”白助理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焦总眼眸深邃,定定地望着她,分明是淡淡的目光,却一眼望进她的心里。

焦总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上前一步,在白助理面前蹲下了身。好像是突然起风了,带着放线菌的气息,暖融融地拂过白助理的发梢。不行,靠的太近了……白助理感觉自己的心更乱了。

焦总伸出手,将白助理脸颊边一缕不安分的发丝夹到她的耳后,指尖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的脸颊。她的脸有点烫,这下子还泛起红晕了。

“小白,你总是口是心非。”

焦总笑了,话里带着笑意,他接着道:“我就知道你有这毛病。这样,我也不求你对我说什么肉麻的情话,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小白,你……你爱我吗?”

白助理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做的一切掩饰都是徒劳,她早已被焦总看穿了啊,毫无藏身之处,只能怯怯地对上他的目光。雾气蒙蒙,周围的草木显得那么朦胧,白助理的心思也朦胧。可现在的她不能逃避了,无论如何都要给焦总一个回答。

她启唇:“我……”

白助理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如今也是如此,那三个该死的字如鲠在喉。他们靠的那么近,暧昧的气息四下涌动,渐渐地压迫向她,而他越是凝视着她,她就越是慌乱;她越是慌乱,那三个字就越是说不出口。她心急如焚,不知他等不到答复,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会不会胡思乱想,会不会伤心失落,会不会以为她不爱他了?
就在这时,天上一声惊雷,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焦总脸色一变,随机翻白眼吐舌头支耳朵(划掉)温柔了目光。
白助理没有发现焦总刚刚听了雷,眉间仍然紧蹙。但是在下一秒,她的表情变了,双目倏然睁大,怔怔地偏过头,望向自己颈间。

焦总突然抱住了她。

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再也无法思考,几乎一闭眼就要倒在他怀中,只能听见他在她耳边低声的言语。

“你的小毛病,还真是有点严重。”
“不过没有关系,雷声告诉我了,你说的是我爱你。”

林间的雾气好像突然散了,脚下的草丛似乎有东西开始萌动,旁边土丘里有小虫爬出地面,伸了个懒腰。

春雷乍响,惊蛰已至,万物复苏,春意渐浓。
更有佳人在怀,真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

【完】
#其中有引用图大歌词(来自《春日迟》)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