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不放》10

苏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或许下周不能去找洪鑫打球了。

他这才定了定神,看向面前的黑瞎子。后者显然更加惊讶,在打开门看到他的瞬间就愣住了,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些疑惑。苏万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搪塞他,只好率先开了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局面。

他抬起手,推了推门道:“外面挺冷的,先让我进去再说?”

黑瞎子“嗯”了一声,后知后觉地把门打开,自己向空荡荡的客厅走去。家里本就空旷,似乎又没开暖气,也就没有比外面暖和多少。他回头看了苏万一眼,像是招呼着他进来。


苏万搓着手,打了个哆嗦,有些不情愿地跟了上去。他左顾右盼,寻找着空调的遥控器,打算先把暖气打开。


“天气很冷啊。”他终于说话了。


“是啊,最近降温好快,风又大,都下了几场雪了,或许最近有冷锋过境吧。”苏万刚想就着天气发发牢骚,扯扯皮,却发现对方并不急着接他的话茬,只好讪讪地闭了口。


瞎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很假地笑了笑算是回答。半晌,他终于抬起头,看着苏万,问道:“你怎么自己跑来了?”


苏万长叹了一口气,心说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但也总不能回答说,你一声不响地走,我放心不下,每周都要来这里看看你回来了没有。他也是真笨,怎么就没有事先设想好若是哪天真的见着他了,要用什么样的借口。


苏万的眼神下意识地有些躲闪,只想着打个哈哈过去,说自己只是恰好路过。却发现黑瞎子直勾勾地看着他,没有多说一句话。看来,他是真的起疑心了。


苏万身子后仰,靠着椅背,双手摸索着总算找到了空调遥控器。他狠狠抓着遥控器,心一横,决定死赖到底,毫不示弱地反问道:“我还想问你去了哪里!那天你接了一通电话转身就走,一头牛都拦不住,转眼人就没影了,现在不应该先跟我解释清楚吗?”


苏万一口气说完,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捂住嘴巴,只觉得自己像一个骂街的小媳妇。


黑瞎子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大概和苏万想到一块儿去了,脸上又重新挂上了轻松的笑。他耸耸肩道:“这是我的工作,很正常的事情。就和滴滴打车一样,和客户老板约好了时间,他一通电话过来我就得出发。如果有人要找我下斗,也是如此道理。”


“那你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


“这是我的私事,你不会有兴趣的。”


苏万被他堵了一句,心下不爽,索性缩缩身子,摆弄起空调遥控器不再看他。明明这暖气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他却还是感觉不到寒冷,依旧手脚冰凉。


一直坐在他对面的黑瞎子此时站了起来,像是看着一个耍小脾气的孩子,不由得笑了。苏万刚想抬起头瞪他一眼,却发现他的手已经搭上了自己的肩。


黑瞎子拍拍他的肩膀道“是我错了,下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行不?”

他又继续道:“我怎么会忍心丢下我徒弟一个人呢?就算是哪天我不在,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身边的黑瞎子是那样的话痨,絮絮叨叨地不知还在说什么,苏万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空调质量实在不好,令他感觉更冷了。他的话撕开了他的伤疤,他最想回避的、最不想让他知道的伤。可这伤,却难说与他没有关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万现在再听到这番话,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地痛。不知是不是他苏万对人太苛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已经不再记得那时的伤痛,已经可以不计前嫌地面对赵日地,却仍无法不计前嫌地面对黑瞎子。


你真的不忍心丢下我吗?如果我说,我对你这句话抱着怀疑呢。因为我曾经真实地尝试过你刚刚所说的话,在一个雨天,我满身是伤却连你的手机都打不通,更何谈被你保护呢?



#断更了好久对不起小天使们

#期末考完啦,放假后磨磨蹭蹭总算写完了一章

#其实我是个没有见过雪的兰方陵,对于北京秋冬时节的描写想必是有很多bug,往包涵【抱拳】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