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飞升,我爱数学

未既

© 未既 | Powered by LOFTER

《不放》12

苏万回到学校后,径直走向了教师办公室,签了一沓留宿申请单。这样一来,直到自主招生考试结束,他就不会再出校了。给老师签名的时候,老师微笑中透着妈卖批,还不忘赞许他要好好学习。

这几个月来,苏万埋头于永远看不完的书和永远写不完的卷子中,应对着永远考不完的试。好不容易偷得闲暇,就去和洪鑫打打球。在球场上,他箭步抢到洪鑫身前,截住了他的球,又躲开重重围堵,迅速转身投出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洪鑫狠狠锤了他的肩膀一拳,说你小子模拟考的成绩进步也就算了,球技什么时候也这么六了。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吧。苏万望着天空,难得地感慨了一下。舍弃了本就不该拥有的东西,才能回到生活正轨,安心高考,安心打球,活得更轻松自在。


Z大自主招生的结果出来了,可喜可贺,苏万的名字在名单上。笔试通过了,只需要再去大学的招生办例行面试,就算作被大学录取了。

苏万下星期就要走了,洪鑫在宿舍里偷偷开了几瓶啤酒,几人把酒言欢,向学霸大佬苏万作别。

洪鑫块头虽大,酒量却不大。他没喝半瓶,就醉醺醺地勾住苏万肩膀,唱起了跑调的“一壶浊酒喜相逢,今宵别梦寒……”

苏万白了他一眼道:“我们又不是生死离别,你啥时要找我视频就好了,能不能不要这么丧。”

洪鑫一听连连摇头,大着舌头喊着:“那、那不一样!你这一走就是大半年,Z大离北京又那么远,想找你再打一球得坐几小时飞机——哎,日后联系少了也不能怪咱们兄弟……”

洪鑫咋呼咋呼累了,空啤酒罐一扔,倒在地板上睡着了。

 


我是最后一次站在这里了,我保证不是在立flag。苏万想。

他所站立的地方,不是高中校园的操场,也不是家门口的网吧,而是——你知道的,他家。

他敲门后很久才听到“咔哒”一声反锁被打开的声音,门把转动了一个角度——

苏万眼疾手快,迅速出手抓住门把,把刚刚打开的门重新关上了。

里面的人或许吃了一惊。苏万没有在意,贴着门缝说道:“你现在蹲下来,在门下边有个邮差送报纸的地方,对,就是那个信箱口,把它打开,我有话要跟你说。”

苏万咽了口口水道:“没错,就这样说。”

信箱口被打开了,苏万坐在台阶上,将自己通过自主招生考上Z大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本就是值得开心的事,苏万说的很自然,话音里带上笑意,不自觉的还多了些肢体动作。他拿出自己收到的录取通知书和前几天买好的机票,炫耀似的伸进信箱口里,道:“我马上就要去机场了,不久后就登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想想我自己真是前途无量啊,四九城都留不住我。等我在那南方城市求学有成飞黄腾达,你想要我签名都得排队……”

炫耀够了,苏万收了情绪,坐直身子靠近了信箱口道:“我要去机场了,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门里那人今天格外宽容,听着苏万瞎逼逼这么久一次都没有插过话。被苏万一问,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似乎是深思熟虑,沉默了半晌发话。


“……那里的冬天,会不会下雪?”

苏万一听笑了:“会,但比北京小多了。”

门里的人没有再接话。

“时候不早了,我还要赶飞机,先走了。”苏万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拍了拍门。他学着洪鑫的样子,煞有介事地说道,“以后联系少了,也不能怪兄弟我……”

他不等那人再见,三两步跑出胡同,朝着胡同口难得经过的出租车大喊:“嘿——小爷我要搭车!”


在去机场的路上,苏万是懵逼的。其实是不用上这辆车的,可鬼使神差……不过也无所谓,可以当作兜风或探路。车费也就一百多块的事情,老妈刚把零花钱打进微信钱包……苏万望着车顶胡思乱想着,只听见出租车里的老旧音响信号不好,广播沙沙作响,索性闭上了眼睛。

他正假寐,司机师傅却和他搭话了:“小同学啊,你说这……北京城里的治安我不是不放心,可是你看看——”他指了指后视镜,“你看看这车,不知道从哪个胡同开始,跟了咱们一路了。哎,你有印象不?”

苏万微睁眼睛看了看后视镜,那辆黑色的小轿车他还真有点熟悉,记得好像是黑瞎子邻居家的,平时就停在胡同口。它的轮毂很特别,不会认错。

“师傅你多心啦,那辆车和我们或许只是同路吧。”苏万伸了个懒腰,继续闭目养神。

师傅仍不放心,小声嘀咕着:“可是,哪有人天色暗了还戴着墨镜开车,多危险啊……”

苏万一个激灵,看向后视镜上那辆车的前挡风玻璃,倏地瞪大了眼睛。


司机师傅的一个急刹车,再次把假装闭目养神的苏万叫醒了。

“师傅,前面没有红绿灯啊?”

“小爷啊,我拜托你自己看看,前面挡着的这辆车是谁?!啊……我就说它奇怪,现在好了,在国道上堵路的准没有好来头!小爷啊,你一个学生样子,到底是惹了谁?我一个普通人,上有老下有小,再不行只得先走一步……”

苏万这下是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人,心里其实比师傅更慌,但还是叫住了师傅:“没事的,他是我熟人,或许是想来给我送行?不管他,只要待会他车一动,师傅您就钻空位冲出去行不?”

可那辆车一点没有移位的意思,驾驶室的车门还开了。他走了出来,笑的得意,在远光灯下分外清晰。

“谁啊走下来了!有没有抄家伙!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师傅几乎要崩溃了,苏万听得心里又烦又急,冲师傅大喝了一句闭嘴。可怜的师傅小心脏又受了一次惊吓,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苏万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继续假寐,告诉自己不要慌,气场,注意气场。

他听到自己身旁的车门被打开了,那个人弯下了腰,挡住了路灯的光线。

“苏少爷还没醒呐?”

“……也行,那就边睡边听我讲吧。你这小子,这么急着去机场干什么呢,还真把我当瞎子啦?刚刚把机票拿给我看的时候,你自己都没看见上面写着登机时间是两天后吗?”


苏万哑口无言。

他一直想着的都是,只要他叫住他,他就一定会回头。

那理性分析的权衡利弊又怎样,今后生活要面临的乱七八糟的危险又怎样,只要认定了人,只要他愿意挽留,他就一定会答应,抓住他再也不放开。

还记得在电影《诺丁山》里,女主角安娜马上就要跟随她的经纪人离开男主角威廉的城市,威廉一行人飙着车,赶上了安娜的最后一场发布会,把安娜追到了手。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电影应该是和他一起看的吧?黑瞎子学着那位英国绅士,还真有一套。


苏万想着,小爷没那么浪漫。要小爷下车跟你回家?想得美。于是仍在假寐。

可是眼前模糊的黑暗突然放大,他感觉有一只手伸向他的后颈,一只手伸向他的膝盖。
苏万大叫一声睁开眼,却太晚了,他已被那人锁在怀中。

他把他从车后座抱了出来,公主抱。

“你还没醒,只能这样了。”苏万看他这幅无辜的嘴脸越发不爽,狠踢了几脚却没什么卵用,索性死死地勾住他的脖颈,力道之大像是要把他勒死。

他打开车门,把他扔了进去。“其实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和你说,但这些是回家后的事了。我得先把车移开,后面的车都一个劲的鸣喇叭呢。”

司机师傅看着黑色的小轿车绝尘而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客人被抢了。他嗷的惨叫一声,声音之悲怆,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我【哔——】!你丫的还没给钱呢!”

 

END


小剧场——黑瞎子的邻居有话说【又名匪夷所思的敏感词】

“歪,妖妖灵啊,我今儿个晚些时候刚回到家,车开到胡同口,就遇到一劫.匪,扒拉开车门,哗地把我揪下来,自己坐上驾驶座把车开走喽!唉,这可真叫一个惨哪!啥,你问我在哪个胡同……”

随着一声丁零当啷的钥匙撞击声,老大.爷吹胡子瞪眼地对着手机嚷嚷的声音骤然消失了。老大.爷颤颤巍巍地转过头,看见自己的爱车稳稳地停放在胡同口,而自己面前有一个人,指尖挂着车钥匙,在眼前晃了晃。

“劫、劫……”老大爷一手指着他,一手捂住胸口,觉得自己心脏病要犯了。

“喂,大爷您说什么?请告诉我们您丢失的车的车牌号,我们会调取周围街区的监控录像……”电话那头尽职尽责的民警还在问话,这头的老大爷手腕却被“劫匪”钳住了。

 “大爷啊,我本无意冒犯您老,可我这不是有急事吗,才借您车一用。现在我都帮您这车加满油了,您看是要继续报警,把车牌号告诉……”劫匪拿着车钥匙的手伸向下水道上方,笑眯眯地看着老大爷道,“还是您把电话挂了,我把车钥匙还给您,就当啥事也没发生?”

老大爷:向黑恶势力低头.jpg



#完结啦,撒花✿✿ヽ(°▽°)ノ✿

#《不放》总共两万多字拖拖拉拉写了这么久,好在没有弃坑,现在坑填完了还有点舍不得呢。我知道自己渣文笔、心理戏苦手、狗血剧情、经常断更、最惨的时候三个星期写了500字,很多地方都写得不够好还ooc,但感谢大家一路陪着我虐他俩,感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

#我感觉他俩的故事还有很多啊,我还是会待在这个坑里的,在没有新的脑洞前,写些番外啊他们的日常婚后生活啊什么的

#希望你们能够评论私信我哦,告诉我你们对这篇文的评价(说啥都行,反正我炒鸡想要评论)

评论(12)
热度(27)